清风~飞扬

恭喜你,成功捕捉到了一只野生暴躁奥托厨!吃有关奥托的一切CP,主吃奥莲,奥符,不喜欢绿帽梗🤗
大概每周一更吧。。。。

不舒服,真的不舒服。。

不舒服,真的不舒服


自从玩了2.7坂本的剧情后,我就对米忽悠的恶心剧情彻底失去了信心。


不止是枪杀符华的那段,从第二次崩坏战争放走西琳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本来我们这些奥托厨还能说说是赛西莉亚本身其实已经打不过律者了奥托才下令发射导弹的,现在却是因为要让死律提早出来奥托放跑的她,然后吸收了这么多的宝石然后跟岳母一个人类同归于尽了!!!!!,当时我觉得策划应该是这么想的:哎呀,新剧情奥托没背锅,奥托厨居然还能洗白他,那我们就强行加一段剧情,让奥托厨没得洗,让死宅黑死他们。。


相信奥托承担了不少厨女武神的人的笑点,绿帽,锅,每次看到有关奥托的视频就是“奥托又绿了”还有个视频说什么一个赞加个绿帽,但是卡莲她又不喜欢奥托,其实根本就没有绿帽这一说,还有些人在那瞎起哄。上周的漫画明明瓦尔特杨还在圣芙蕾雅学院教书,下一秒就死在了月球上,一看评论,又在喷奥托!!!!我忍。。。。


策划给奥托的“特权”绿色字体,我忍。。。。。明明是要死律却抓K423做空律强行被策划黑,被玩家喷,我忍。。。圣痕使用都是绿色,漫画里的烧鸡娘也跟着起哄,我再忍。。。。。2.7版本奥托的建模像巨婴,我忍了。。。。。。那么策划想讨好什么人群?死宅,愿意给他们氪金的人!因为没什么人厨奥托,所以少数服从多数,他们就拿奥托开刀,齐格飞?死了,瓦尔特?凉了,男性角色只有奥托,所以只能把他往死里黑,要是奥托哪一天死了策划说是因为锅太多压死了他我现在都信了。


大家应该都看过B站上关于奥托的那个MAD了吧,是真的好看,那才是我们想要的奥托,是反派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执着,他的目标明确,500年从未忘记。我是个暴躁厨,但我也会尽量去好好谈,但是现在我才发现,剧情策划才是真的狗屎!(言重了)现在,让我们来好好看看一个思考了500年的人居然把希望寄托在了他早已失去的情感上!!!!估计是策划想不出来奥托的计划了,所以就胡扯出了什么双重人格。


然后符华在被空律吊打了后,奥托来救他,然后就一枪崩了她!!!!策划已经拆完了奥莲,现在拆奥符,我现在害怕官方一会把奥托塑造的像反派,一会让他又去背莫名其妙的锅,周边也没有奥托的,反派也得有人权的啊。


最后就想说,米忽悠的标题是技术宅(像奥托这样的)拯救世界,不是德丽傻和她的团队,希望剧情策划不要忘记,要么让奥托一黑到底,顺便丢掉对卡莲的思念,那个才是真正的反派,要么就加强对主角团的塑造,不要两边都沾,然后都没讨好。。。。。


前几天看到了测试服的图片,出现了赤翎和姬子交谈的场景,开心!😄看来符华没死,而且看来拟态天火给予火元素让赤翎觉醒的说法站得住脚了,奥托也不用背锅了吧(大概),可以让那些暴躁老哥消停了,我又可以继续吃奥符了。。。

符华和小小托的幸福生活

今天继续更新符华和小小托的日常哦,<( ̄3 ̄)> 做好准备哟:


3.

“华,救我”


小小托被魔王德丽拉五花大绑绑在了椅子上,在一座耸立的高山上,而符华则穿着月轮装甲赶到了现场。“放开她德丽拉,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你不需要这么做我也能像上次那样将你打倒”


德丽拉听完了这个无声的“威胁”后,沉默不语而是用手指挑起了小小托的下巴,“这么可爱的男孩子身材又那么好看,他的血一定很美味的,我或许可以好好利用一下他来满足我的鲜血需求,他甚至可以成为我的随身血袋哦~”小小托听后更加害怕,开始尽可能挣脱椅子,当然对于他的体型来说不太可能做到,“好吧,我这就来,打倒你然后救走只属于我的托~”小小托脸红了起来,因为他跟符华在一起这么久,一直是他向符华主动示爱,而这也是第一次符华称呼他为“我的托”而不是主教大人或是小小托,几乎用了几秒钟的时间,符华开启了月食模式跳到了德丽拉的身前,打了起来。。。。


结果你们自然知道,(跟符华上仙打的人基本上都没好下场)德丽拉瘫倒在地,而小小托则是被符华用她最熟悉的公主抱抱了起来,小小托则是用他的嘴唇和符华的嘴唇紧紧的贴在一起,两个人的舌头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这个吻是小小托给符华救他的奖励。待吻结束,符华先开口打破了寂静: “如果你下次再离开我的视线乱跑 ,你应该知道我会对你怎么做的吧~”小小托听后开始对符华的笑容感到了一丝恐惧,因为上次他犯了错,符华把他推到了床上做了些事情(不用管什么事情^_^,就是那种双方赤身裸体然后进行身体上的接触的那种)


据说那次以后,小小托一周都没法好好走路。



4.

圣芙蕾雅学院最近举办了一场空前盛大的舞会,而我们的男主角小小托却还在衣柜前翻来翻去,企图找到一件可以与符华相匹配的衣服,而符华则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西装(符华天生不爱穿裙子)则倚靠在墙上细细的观赏这一美丽的景色。


“华,你说我该穿什么啊,好纠结的”小小托急的找来找去,可不是睡衣就是很暴露的白色衬衫,符华这时走了过去,抱住了他:“我的小小托穿什么都是最漂亮的哟~”说完拿起了一件蓝色的裙子,那是在圣芙蕾雅商场的5折促销大甩卖时因为打折的衣服都不适合小小托而他又不想空手而归而买的。“不过我个人觉得这件跟你很配”小小托听后马上红了脸,因为在他的认知里,男生不应该穿裙子的,“如。。。如果符华喜欢我这么穿的话。。。那我就这么穿吧”


从试衣间传来的时候路人都被这位眼前的美人给吸引住了,而符华也走了过去一把抱起了小小托准备从路人的围堵中开条路:“都请让让,让我和我的男朋友过去”这时他们才反应过来这是一男一女而不是两个女人,但此时他们早已驾车驶离了这里。。。。。



谢谢观看,有什么意见欢迎提出来,以后尽量多多更新<( ̄3 ̄)>



符华和小小托的幸福生活

突然觉得奥符很好吃,所以 我决定开个奥符的日常片段,设定如下:


那么开始了,小小托和符华的幸福生活


1.


     “吃了它” ,符华拿起了手中的勺子,准备将青菜喂入小小托的嘴中,“不要,不要”小小托把像个小孩子把嘴撇到了一边表示拒绝,在来回了几十次后,符华也放弃了,她走入了厨房,小小托松了一口气,“哎呀,青菜什么的,我可是最不爱吃的啊,这下我看看华还有什么办法来让我吃.。”但是过了一会儿,符华大跨步径直向小小托走了过来,并在小小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捧起了小小托的头将她的嘴唇和小小托的嘴唇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对于这一切,小小托是始料未及的,此时的小小托脸红的像苹果,而符华尖锐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小小托与小小托惊讶的眼神形成了对比,“呜呜呜” 小小托企图挣脱符华的怀抱但也只是被符华紧紧的抱住,小小托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因为这个带有侵略意义的吻而融化掉了,而且他感觉有些东西进入了他的口中,味道像。。。青菜!好啊,符华那家伙利用我的感情来喂我难吃的青菜,我再也不理你了,哼。待吻结束,符华将小小托的身体抱在怀里深情的对他说:“味道怎么样?” “还。。。还不错吧,下次再利用我的感情,我就不理你了,哼”符华点了点头,严肃的就像这是个恋人的约定一样。


2.


      夜晚,小小托经常与符华在阳台谈心。

      “符华,要是有一天你不在了,我该怎么办啊?”符华一向冷酷无情,但至少在小小托面前,她总是能放下身上的重担,与他敞开心扉的交流。 “我相信你自己也一定能承担起拯救世界的重担,也能代替我守护神州,因为你在我的心里永远都是最棒的那个小小托啊” 小小托听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伸出了小拇指,“那么约好了,在我当上天命主教之后也要一直在我身边,不准离开我,你可没得选,我以马上就要当上天命主教的小小托之名命令你,符华必须服从这个命令。”

         符华听后被小小托傻乎乎的姿态逗乐了,她单膝下跪,握着小小托的手亲了一口说:“遵命,主教大人” 小小托脸红的立刻把手缩了回去。“好累啊” 小小托说了这么多感觉身心疲惫,准备回房睡觉, 突然符华从后面把他用公主抱抱了起来,吓的小小托直喊 “符华大笨蛋,符华坏坏” 符华则是把头凑到了小小托的脸前轻声说:“得罪了,主教大人~ ”然后将他抱回了房间。


由于时间紧凑,只能先写这么多,有时间会多谢的,有意见请提出来,谢谢!


这几天顺便有画了几张,恶魔奥托和天使卡莲,这也是我心目中他们的样子,然而就算奥托是恶魔也依然阻止不了我喜欢他

话说什么时候米忽悠出奥托的周边啊啊啊啊啊啊啊,组团打米忽悠(1/100000000000)😉

写手画画,最为致命

今天姑且试了试第一次认真画画,一开始画的脸像符华,后来修改了好几次才像奥托的脸

主题为:入侵者们,欢迎来到天命,不过你们能打败我吗,我很期待哦~

尽力了,下次准备上色。

他真是个天使!😋👍😘😘😁

奥莲5


关于选择礼服这方面,卡莲作为一个农村的小姑娘,看着奥托跟店员商量什么颜色适合她的时候自然是一脸懵逼, 最终卡莲前前后后试穿了20多件礼服,  奥托最终给她选择了一件紫色的开叉抹胸裙,奥托解释道:“这可是 当今最流行的款式啊,颜色也是你刚刚向我说的紫色,这价格可不便宜,别弄坏了。”卡莲对于奥托主动为她破费自然是十分开心的,以奥拓的说法 ,这是一种城里人向自己的舞伴表达友好和珍惜的象征,但是卡莲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是开叉的啊啊啊啊,一想到这些, 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奥托向她打了个响指才把她从想象中拉了回来,他穿着一身很普通的白色西装,卡莲认为奥托是那种一旦跟某个女孩子“约会”就会全身心关注于其中的那种人,即使只是朋友。


滴滴滴,奥托的手机不断的在他的口袋里震动,拿起一看,500多条消息除了4条滴滴打车司机到达的预告,剩下的都是杰克逊发来的,大多数的内容都是向奥托求救,因为埃莉诺在他那里闹脾气,怎么都不肯走,奥托大笑,随后以温柔的语气打电话告诉埃莉诺只要冷静下来, 回到公寓就给她做好吃的,顺便会跟她一起看恐怖电影,她才勉强答应。


到了会场,金碧辉煌的大厅一下子就把卡莲震惊了,奥托则在她的耳边悄悄的说:“这里可是很多强大的S级女武神跳过舞的地方,你会跳舞吗?”卡莲立马摇了摇头,奥托则是摆出一副我并不惊讶的表情, 随后说道:“那 我来教你跳舞,但是你要小心点,别踩到我的脚,好吗”这时背景音乐也适时的响起了always with me, 奥托搂着卡莲的腰,一步一步就像在教婴儿学习走路一样耐心的教着他,奥托和卡莲两个人都投入其中,柔和的音乐配合着他们的舞蹈仿佛是一张静止的画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拍下来留念。


“奥托, 过来玩游戏呗”一曲终了,克劳萨向奥托提出VAN♂一个轮盘游戏的请求,奥托很想当场拒绝,原因很简单,他的运气可能是他唯一一个项目他怎么也提升不了,但他的舞伴就在旁边,他不能出丑,所以他接受了。 这个游戏是一个大轮盘, 数字有一半是黑的,有一半是红的,你将小球抛出去,克劳萨规定扔到黑的部分算输,而奥托跟他赌了37次,只有2次奥托赢了,而且这次输的人要饮酒一杯。

。。。。。。。。


结果可想而知,奥托输了,而且全输,卡莲搀扶着醉醺醺的奥托走到了他的公寓门口,把他扶上了床,奥托此时开始说着梦话,手臂还在颤抖:‘卡莲。。。。。我不会让我的父亲。。。伤。。。伤害到你的。。。’卡莲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当她转身准备离开他的房间时,一阵呼啸而至的风用力的将门关上,而卡莲怎么都打不开,而她不知道钥匙在哪,卡莲撞门也撞不开,而奥托还在睡觉,什么方法都用了,但是没有用,只能在他的房间 睡了,而他的房间地板冷的要命,凑合着在他的床上睡了,卡莲心里想着。 当她上床准备睡觉时,奥托的手臂不自觉的抱住了她的腰,卡莲脸此时红的像樱桃酒(奥托最爱的酒)一样,但也没办法,毕竟他是因为醉了, 卡莲并不会怪罪他,就这样,卡莲进入了梦乡。。。。。。。



呼,终于更完这周的了,下篇可能有车要开哦,嘻嘻嘻。。



奥莲4(星空之下遇见你)


回到了家以后,奥托经历了刚刚的“口水大战”后感到身心疲惫,看到了卡莲在他的家门口,卡莲焦虑的问奥托:“你人呢,今天你忘了吗?德丽莎学院长要宣布学校双人舞会的名单”该死,要不是卡莲提醒他,他都忘记有这件事情了。


赶到了学校大礼堂,那里便是学院长进行每周演讲和宣布大事情的地方,当然也作为今天宣布双人舞会的地方。只见德丽莎身穿一身黑色的即使在现在也不算太过时的修女服上台开始了演讲,通常这时候奥托都会选择睡觉,但这次他意外的全神投入。因为上次舞会发生在5个月前,那时奥托的舞伴是希尔薇,为此埃莉诺吃醋了,几个礼拜都没有理他还差点叫她那有权有势的家人来找德丽莎,要不是奥托那个时候又是道歉又是买礼物用温柔的语气哄她才原谅了他。德丽莎开始宣布名单:。。。希尔薇跟克劳萨,奥托跟卡莲,埃莉诺跟杰克逊。。。。” 奥托吓得不轻,再看看后面的埃莉诺嘟起嘴生气的盯着他,奥托则摊开手表示我也无能为力啊。


回到家,先是卡莲找到了奥托,跟他说:“奥托,要不我跟埃莉诺换吧,她是你女朋友啊” 奥托摇了摇头,没事的,埃莉诺并不是这样的人,她只是想引起我的注意罢了,我事后会去哄她的,别担心,好好选择舞会的礼服吧。 卡莲前脚刚走,埃莉诺就气冲冲的找到了奥托:“为什么我又不能跟你跳舞,学院长太过分了,她是故意这么做的吗,哼!” 奥托听后觉得很好笑,便紧紧的抱住了她,安慰她下次还有机会的。



虽说是奥莲糖,但你们其实看到的是奥埃糖,但我这是慢热型的,后面会有糖的,应该吧,嘿嘿嘿。。。😂

奥莲3(星空之下遇见你)自己想的题目

l


就这样平静的过了一个多月后,一个身穿黑色女仆装的人敲响了奥托家的大门,奥托听后心想:肯定又是卡莲那个家伙,天天给我做早饭说是要感谢我帮她的成绩提升了不少,实际上鬼知道她又在想什么,于是顶着蓬松的金发去开门,一看是个女仆,奥托正想说些什么,但是那个女仆却开口说道:“少爷,老爷今天找你有事情要说,请务必随我一同前往” 奥托听后说道:“我要是说不呢?” “那我只好用武力把你强制带走了” 奥托自知他打不过这个女仆,只好与她一起走,不过为什么父亲时隔7年突然要找我,一路上他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来到了天命总部,这个自从11岁因为朋友的死而与父亲闹翻天而离开这里从此与他分居,这里改变了很多,地方更加宽敞了,但是多了很多机器守卫和防空炮,而且还开启了防护屏障。切,那个老头究竟想要保护什么?他明明什么都保护不了。


敲响了办公室的大门,女仆自行告退,奥托大步走了进去,房间相比之前更加的阴暗了,不知是这该死的灯还是本身就这样,就在这胡思乱想之际,椅子转了过来,白发的男人故意放慢了速度用尽量温柔的语气说:“听说你在跟那个叫卡莲·卡斯兰娜的人交往,你应该知道卡斯兰娜家族的社会地位有多低,要是你被发现的话,我们家族的脸面都会被你丢尽了”奥托听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拍案而起,说话的音量丝毫没有表现出他对父亲的尊重:“所以你现在来关心我是吗?那我可真是谢谢你了,因为这七年来你从来不关心我的死活,你在乎的只是你那点该死的脸面,就算是我朋友为了掩护你而被崩坏兽杀死的时候,你却选择了隐瞒她的死亡,为什么!因为她是卡斯兰娜家的人, 为什么他们现在地位这么低,因为你利用她们,派她们去最危险的地方,执行最危险的任务,而她们通常都会牺牲,但她们无怨无悔,为什么?因为这就是她们心中的正义,而她们能留给后代的是什么,什么都没有除了家训!是你造就了这一切,你听好了,就算你是我的父亲,但是你就是个无情的混蛋,我这次会守护好卡莲,你永远别想伤害她!”


奥托说完此话,离开了天命总部,主教并没有阻止他,而是对女仆说了一句话:“给我密切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鸽了三个礼拜主要是一堆的考试难受😣,我保证下次不鸽了



奥莲2(题目依然没想好)

有问题的话请各位文学大佬提出意见,不出意外每周一更,请大家多多支持^_^



在接连经历了物理,数学,英语,历史的连续轰炸后,奥托感到非常的累,即使奥托是圣芙蕾雅学院里是妥妥的尖子生,但是自从这个新学期德丽莎学院长更改了课程表,尤其是还将自己最喜欢的课外活动课去掉以后,奥托也第一次感受到了心累。。。。


午饭时间是圣芙蕾雅学院对于不太善于交谈的新生很不友好的一个时间段第一是因为如果你下课不早点下去的话, 你就没有多余的位置吃饭,第二是如果你没有交到什么朋友的话, 就没有人愿意帮你占座位。 但是奥托却慢慢悠悠的走下去因为他根本不用担心这些问题,每当他到食堂时,克劳萨和埃莉诺都会帮他占好位置等着他,但是卡莲就不一样了, 她并不清楚这个规矩,所以当她到一楼时早就没有空位置了,她非常焦急的四处寻找空座,最终她的目光落在了奥托的那一桌,而奥托也知道了她要做什么,就连忙摆手说道:”农村来的,这里有人的,去别的地方找座位吧。”正当奥托可以以卡莲失落的背影而当做他的又一个笑话时,埃莉诺拿完饭回到了座位上,她看到了卡莲因为没地方吃饭而准备离去时,她招手示意她过来坐下,并且生气的跟奥托说:”这个座位根本就没有人,奥蒂尔(Ao Dier), 你为什么要欺负卡莲,就因为她是卡斯兰娜家族的,而且她是农村人?哦,奥蒂尔,我还以为你对所有的同学都很友好呢看来是我看错你了。” 卡莲听完后开始大笑,奥托则是尴尬的脸红了起来,卡莲平静下来后说:“没想到收人欢迎的奥托先生还有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啊,哈哈哈。”奥托脸红的跟埃莉诺小声说:“所以我说下次别叫我的乳名啦,很让人害羞的”克劳萨补充道:“ 他们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知道乳名并不奇怪吧,不过奥托爸妈也真是个人才, 奥托生下来时长得实在太像女孩了,他爸妈就给他取名叫奥蒂尔,但是后来才发现他是个男孩,所以改叫奥托了,但是改名这事一直推到了奥托7岁的时候, 所以也只有我和埃莉诺(奥托的女友)知道而已,但是现在知道的人又多了一个,唉,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奥托可能会被整个学校的学生笑死呢”卡莲听罢,用略带威胁的眼光直视着奥托的眼睛说:“那么作为保守奥托的小小秘密的代价,就拜托你来帮我补习下数学了(卡莲在这  方面很不好),顺便要与我成为好朋友,知道了吗,奥~托~先~生”奥托虽然很不情愿,但也只好答应了下来。


吃完午饭后,下午的时间在奥托眼里流逝的飞快,很快,放学的铃声就响了起来,学生如潮水般冲出了学校,奥托和克劳萨也坐上了埃莉诺父亲的车,因为埃莉诺的家就在奥托家隔壁,而沧海市是以公寓居多,奥托的门牌号  是2303,埃莉诺和克劳萨的家是2301。当他到家时,他望着空荡荡的2302号房间,这里原本住着路易斯一家,但是后来他们因为一些原因搬走了,后来将近一年都没什么人住了,但就在今天这里有亮光了,他敲了敲门,想看看是哪位人家顺便跟他们交个朋友,当她打开门时,他后悔了,只见卡莲打开了门,奥托说:“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因为这是我家啊, 我们租了这个房子,哎呀没想到我们居然是邻居啊,那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哦,奥蒂尔~”奥托脸红着打开锁走了进去。。。。。


卡莲的第一天上学就这么过去了^_^,最后问一下有没有大佬帮我想一下题目啊急求!